当前位置: > 军事历史 > 正文

军情排行

图文天下

高清图库

中共将领“小白龙” 用步枪打飞机

2013-03-09 16:11|军事网| 编辑: | 点击: 次 | 我要评论()


  7月1日,中国共产党将迎来建党90周年。90年光荣与梦想,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征程相伴相生;90年革命足迹与精神,载于史册、薪火相传。

  在这个承平岁月,往昔峥嵘岁月沉淀的精神财富,更需要反复回味与传承。在建党90周年之际,本报精选中共北京党史上各个时期的珍贵老照片,多路记者实地探访,推出《红图索迹》专题报道,与读者一道寻访党在北京的光辉足迹。

  本期聚焦密云县石城乡河北村,这里曾出现过一位传奇性的人物,他曾用步枪打下日寇战机,有“小白龙”的绰号,让敌寇闻之丧胆。他就是抗战期间北京地区牺牲的我军最高级别指挥员——白乙化。

 

 



  密云县石城乡河北村的群山上,盘踞着一条“小白龙”,这位传奇性的人物“7岁入学,10岁能诗,毕业于北平中国大学,19岁入党。他身形高大、一表人才、战功赫赫,曾带领过东北抗日义勇军,是当时八路军为数不多的文武双全的指挥员之一”。他就是抗战期间北京地区牺牲的我军最高级别指挥员——白乙化。

  白乙化,满族,辽宁辽阳人,丰、滦、密抗日根据地的创建人,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第十团团长,1941年在战斗中壮烈牺牲。他曾用步枪打下日寇战机,“小白龙”的绰号让敌寇闻之丧胆。


  ■墓地幽静

  “小白龙”成当地人神话

  一个夏日的午后,记者前往白乙化烈士纪念馆探访。白乙化烈士安眠于密云石城镇的群山绿树中,这里幽静的环境与白乙化生前久战的沙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据纪念馆馆长郭勇涞介绍,墓地方圆3亩余,西邻烈士牺牲地降蓬山,南邻白河。远远望去,纪念馆的外形像个“红军帽子”,纪念馆内大堂中央矗立着一尊2米多高的白乙化石像。讲解员吴凡是个20岁出头的小伙子,家就在当地,他从小就听大人们讲述“小白龙”的神话:有一次,一个日本兵抓住一个小姑娘,小姑娘灵机一动,叫道“小白龙来了”,日本兵闻风丧胆,头也不回地跑掉了。

  在纪念馆上方的碑地入口处有一座牌楼,上面所刻的“白乙化烈士千古”正是原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司令员萧克的手笔。穿过牌楼,一条石板铺成的甬道直抵山顶。庄严肃穆的白乙化烈士纪念碑就矗立在着巍峨的山顶上。5米见方的碑座由花岗岩条石砌成,上有汉白玉围栏,四周栽植的柏树茂密挺拔,上面系着前来凭吊者带来的小白花。

  “小白龙”白乙化在当地确实是个传奇。“老人们都说,他的胡子有灵感,敌人来了就立起来。不仅如此,胡子的指向就是敌人来的方向。”郭馆长说,当地人将白乙化“神化”,是源于对他英勇杀敌的敬佩。

  ■投笔从戎

  创建丰滦密抗日根据地

  据史料记载,白乙化,字野鹤,1911年出生于辽宁省辽阳县石场峪村。中学读书期间,他就曾带领同学“抵制日货”,参加“不买洋货要买国货”的爱国宣传活动。1928年白乙化考入沈阳东北军教导队,不久升入东北讲武堂步兵本科。1929年,因不满军阀混战,他离开讲武堂到北平入弘达中学补习,同年秋考入北平中国大学。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31年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热血沸腾的白乙化向校方提出抗战申请,他称:“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。吾当先去杀敌,再来求学。如能战死在抗战杀敌的战场上,余愿得偿矣!”此后,白乙化只身返回辽阳,组织起“抗日义勇军”,任司令,号称“平东洋”。因机智勇敢,又乳名“小龙”,因而被誉为“小白龙”。

  1935年,白乙化参加了“一二九”运动,被称为运动中的“虎将”。1936年,他奉共产党的指示,赴绥远省和硕公中垦区(也称东北义勇军垦区)担任垦区工委书记。1937年“七七”事变爆发后,他筹备组织武装暴动,成立“抗日民族先锋队”,任总大队长。1939年4月,白乙化奉命率部挺进到平西抗日根据地,与冀东抗日联军合并为华北人民抗日联军,任副司令员。1939年底,“华北抗联”改编为“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第十团”,白乙化任团长。白乙化率领的十团是抗日武装中独一无二的“知识分子”团,连以上干部都是从垦区来的大、中学生,战士多数是冀东暴动的农民。1940年春,为了完成冀热察军政委员会提出的“巩固平西、坚持冀东、开辟平北”的三位一体战略任务,白乙化奉命率十团挺进平北,创建丰(宁)、滦(平)、密(云)抗日根据地。


  ■战功卓着

  “神枪手”用步枪打飞机

  在密云县党史办公室副主任林振洪眼中,白乙化是百发百中的神枪手。他告诉记者,在1939年春的娄儿岭战斗中,十团把“扫荡”的日军大岛大队诱入伏击圈儿内。鬼子极其凶顽,被分割后队形仍然不乱,白乙化仔细观察,发现日军指挥官在用旗语指挥战斗,便端起步枪,三枪击毙了三个日本旗语兵,且都是一枪毙命,吓得旗语兵再不敢站起来,日军顿时乱作一团。

  1940年2月的一天,白乙化接到上级的命令,要求白乙化部在青白口、东胡林一线阻击西路的4000余日军。战斗持续了几天后,敌人派飞机来狂轰滥炸,飞机紧贴着我军的头顶低飞扫射,子弹像雨点般密集,压得八路军的部队抬不起头来。白乙化红着眼睛,带领众士兵用步枪向飞机开火。步枪打着了飞机的油箱,敌机拖着滚滚浓烟坠毁在东胡林我军阵地前。由于当时缺武器,士兵们还将飞机上的重机枪拆卸下来,在陆地上使用。用步枪击落日本飞机,“小白龙”的名号更加响亮,民间百姓甚至传说白部是“神兵”、“天将”。

  1941年2月4日,日寇集结了数百人,沿着白河,妄图袭击我军阵地。到达鹿皮关后,他们发现已经钻进白乙化设下的埋伏圈。白乙化战友王亢将军的女儿王沛华回忆父亲所讲的当天的情况说:“战斗从上午打到下午,白乙化始终站在最前沿,用步枪或机枪扫射敌人。下午三四点钟时,白乙化试图尽早结束战斗,跃上山顶的一块大青石上,用东北话下达命令:‘王亢,冲啊!’喊声未落,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头部。这位传奇式的抗日英雄牺牲时年仅30岁。”1944年5月,在丰、滦、密联合县主持下,在白乙化的牺牲地立了丰碑,正面刻着“民族英雄”四个大字。

  ■多才多艺

  “白大个儿”与战友打成一片

  小白龙不仅骁勇善战,在平常生活中也有着生动鲜活的形象。据白乙化的战友回忆,在摸爬滚打的战场外,白乙化非常幽默平和。有时和战士们做游戏,大家总是故意让他输,好让他唱东北“二人转”,或清唱京剧选段,他讲的笑话能让大家笑破肚子。由于他身材高大健硕,谈吐中常常发出爽朗的笑声,大家都亲切地叫他“白大个儿”。上级分配给他的一匹黄骡子,他每次都要让给伤病员骑,还安慰伤员说:“我腿长,骑着它也能脚踩地,倒不如不骑舒服。”

  白乙化始终与战士同甘共苦,保持着乐观的革命精神。白乙化战友王亢将军的女儿王沛华现为正师职主任医师,尽管没有亲眼见过这位“胡子伯伯”,但从父亲口中,她了解了不少白乙化的传奇经历。“爸爸说他们两个年轻时总是互夸对方长得帅,后来我看了白伯伯戴草帽的照片,也觉得他并不像那个年代的人,而是像明星,难能可贵的是白伯伯受过高等教育,吹拉弹唱懂得不少乐器。白伯伯还曾用流利的英语与记者交流,叫人大开眼界。”王沛华称,当时丰滦密条件非常艰苦,日伪军甚至连青葡萄都砍掉了,就是不给当地群众留活路。白乙化也和其他战士一样吃野菜、啃树皮,从来不搞特殊化。


【已有位网友发表了看法,点击查看 。】
人体中20个最无用器官 男性的乳头(组图)

人体中20个最无用器官 男性的乳头(组图)

用户评论:希望朝鲜理性看安理会决议 应当理解中国难处
进入详细评论页>> 最新评论
发表评论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